笔趣阁
  1. 笔趣阁
  2. 科幻
  3. 灵境行者
  4. 第520章 蠢货
设置

第520章 蠢货(1 / 2)


第520章蠢货

“人是会变的,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只做好人。一个巅峰主宰,天天嚷嚷着拯救世界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”孙长老淡淡道。

“可怕?”维多利亚皱眉。

孙长老嗤笑一声,“偏执的人难道不可怕?”

他随着摇椅晃啊晃,在吱呀声中,摇散了眼里神采。

孙长老望着天空,目光失去焦距,陷入了久远的回忆:

“在太一门的长老里,山河永存和灵拓关系最好,他是民国末年的灵境行者,出生在国破家亡的战争年代,所以对灵拓那套拯救世界的理念非常欣赏。

“但在其他长老眼里,这位十七公子就显得有点中二,嗯,那会儿还没有‘中二’这个词,虽然天赋绝佳,但身为门主的儿子,如此做派实在不够沉稳,显得难堪大任,管理一个官方组织,和打打杀杀不一样。

“不过灵拓的重心也不在太一门,他秘密加入一个叫‘逍遥’的组织,成为了暗影双子之一,跟四个所谓志同道合的朋友猎杀邪恶职业,维护世界和平。

“太一门的门徒是禁止加入其他组织的,但四个年轻人绩效还不错,我们就一直假装不知道这件事,当然,反对也没用,那四个小子组队能挑战我们一群老家伙。

“直到那一年,逍遥组织跟着前任元帅参与光明罗盘的争夺,元帅身殒,逍遥组织带走了最重要的核心碎片。

“事后,门主要求他交出核心碎片,灵拓拒绝了,为此还和门主大打出手,闹得不慌而散。”

灵钧脱口而出:“他一个巅峰主宰凭什么和那种马大打出手?”

孙长老摇头:

“或许是因为核心碎片不在他身上吧,门主没有为难他。但从那以后,灵拓就很少回太一门了。次年,也就是1999年,突然有一天,山河永存告诉我,灵拓要干一件大事,如果那事成功,就能解开灵境的秘密,解开古代修行者灭绝的真相。灵境行者就能摆脱灭亡的命运。”

“灵境的秘密是什么?”维多利亚掐灭了烟头,直起身子。

摇椅吱呀的晃动中,孙长老道:

“不知道,因为灵拓再也没有回来,他死了,门主是这么说的,再然后,赤日刑官抹去了灵拓的资料。

“山河永存为此消沉了一段时间,可是半年后,他突然找上我,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”

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目光中流露出困惑和不解,时隔多年,似乎那些话依然是他心中的谜团。

灵钧和维多利亚都没有追问,沉默的看着他。

孙长老缓缓道:

“他说,守序的终局是坍塌,是毁灭,是冰冷;一切都错了,邪恶阵营才是真正的守序。如今的守序阵营在逆天而行。

“他邀请我脱离太一门,成立一个新的组织,名字就叫暗夜玫瑰!”

邪恶才是守序?而守序阵营其实是邪恶?灵钧和维多利亚惊愕对视。

灵钧喃喃道:“他疯了吧?”

这本是一句吐槽,孙长老却意外的点头:

“是的,他疯了,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,所以我没有答应他,我当时想通知大长老,可他突然发疯,与我大战一场,我收养的孩子”

孙长老侧头,望向槐树,眼里闪过愧疚:“就是当时被烧死的。”

槐树枝叶无风自动,轻轻摇晃,像是在安慰他。

孙长老收回目光,继续道:

“我不是他的对手,没能留住,他离开了太一门,从此再没有出现。大长老赤日刑官删除了他的资料,对外宣称山河永存回归了灵境。

“两年后,楚家被兵主教和暗夜玫瑰灭门,规则类道具母神子宫遗失。”

灵钧颓然而立,喃喃道:

“十七哥,不,灵拓就是那时复活的?他和楚家的楚尚情同手足,想用规则类道具,根本不需要灭门,这,这说不通”

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在这桩往事里,十七哥应该是正面形象,种马父亲才是大反派才对。

灵钧似乎想起了什么,猛地望向孙长老,目光锐利:

“不对,上次我问过你,是不是他杀了灵拓,你默认了。”

孙长老淡淡道:“那只是不想你查下去而已,伱难道还没有发现吗,这件旧事背后迷雾重重。”

维多利亚“嗯”了一声,看向自己的小情人:

“门主血缘观念淡薄,绝不是宠溺儿子的人,他想要光明罗盘的核心碎片,就一定会得到,怎么说放过灵拓就放过?

“母神子宫的使用条件是准备好血包和血亲,灵拓似乎知道自己会死!

“正如你所说,灵拓和楚尚是比亲兄弟还亲的伙伴,他需要母神子宫复活,何须灭门?

“山河永存是怎么发疯的?谁告诉了他那些颠倒是非的信息?这些都是疑点,我们无法确定门主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。孙长老不让你查是对的。”

灵钧神色木然,怔怔而立。

“所以,灵拓就是暗夜玫瑰的首领?”

帝鸿大长老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沉重,“难怪,突然间冒出来一个暗夜玫瑰,首领是高位格的夜游神,除了你们太一门内部分裂,还能怎么来?”

语气虽然沉重,但没有太过震撼或惊讶。

显然,身为五行盟大长老,他不是没思考过这个可能性。

如今只是实锤罢了。

狗长老感慨道:

“楚家灭门前,暗夜玫瑰没有首领时至今日,我终于明白魔眼这句话的意思了。”

“这件事太一门必须负责。”傅青阳冷冷道。

“怎么负责,如果是抓捕灵拓,那么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做。”赵长老淡淡道。

“把事情交代清楚吧。”帝鸿大长老说道:“你刚才讲的内容里有诸多疑点,灵拓怎么死的,山河永存为什么叛出太一门,你们为什么卸掉孙长老的权力。”

面对五行盟大长老的质问,赵长老头像上的麦克风跳动,语气冷淡:

“有些事,我们也不得而知。有些事,只有门主才知道。半神不想说的事情,没有人能强求。

“事实上,今天的会议没有任何意义,仅仅是知道了敌人的真实身份而已,但暗夜玫瑰首领是谁很重要吗,查明身份,掌握案件细节,然后将他缉拿归案?

“我们虽然是执法者,可我们不是治安员,我们是灵境行者。大部分时候,面对敌人,面对邪恶,我们不需要证据和理由,剿灭便是。

“你们只需要知道灵拓成了堕落者,背叛了阵营,这就够了。

“身份不重要,哪怕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条狗,他也是半神,是可怕的敌人,是能与门主,五位盟主抗衡的存在。

“与暗夜玫瑰的对抗仍然要继续下去,不会因为首领的身份而发生任何改变,也不会因为知道了隐秘组织首领的身份,就能将他捉拿。”

傅青阳冷笑道:“不要偷换概念,不管在任何时候,情报永远是最重要的。太一门什么都不肯说,却指望五行盟替你们擦屁股?”

赵长老同样无比强硬:

“首先,不需要你们替太一门擦屁股,回去问问盟主们,为什么暗夜玫瑰的首领从不现身。其次,你们不对付暗夜玫瑰,它就不会侵蚀五行盟了?

“我刚才说了,半神们不想说的东西,强求不得。真当五位盟主什么都不知道吗,最多是不清楚灵拓而已,可盟主们在乎暗夜玫瑰首领是灵拓还是狗?”

会议室一时间陷入沉默。

狗长老咳嗽一声,“如果是灵拓,一切便真相大白了,我之所以被引走,除了那通电话,还有张天师留下的字迹。灵拓是暗影双子之一,他必定熟悉张天师的字迹。”

然而,这时候已经没人在乎这件小事了,或者说,大家也认同这个说法,觉得没有讨论的必要了。

帝鸿大长老语气冷淡:“散会吧!”

傅家湾别墅的大书房里。

“事情查清楚了,暗夜玫瑰的首领是太一门门主的十七子灵拓,知道你懒得看资料,他是逍遥组织的”

傅青阳面无表情的陈述着信息,他讲的很详细很认真。

但电话那头的女人嘴里“嗯嗯”不停,满满都是敷衍。

“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。”

“原来是灵拓啊,那我懂了”

“你懂了什么?山河永存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你对灵拓,不,暗夜玫瑰首领了解多少。”傅青阳听见电话里传来摩挲布料的微响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