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  1. 笔趣阁
  2. 科幻
  3. 灵境行者
  4. 第648章 惊悚信息
设置

第648章 惊悚信息(1 / 2)


第648章惊悚信息

关雅仍然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似乎没有听到近在咫尺的呼唤。

没反应,人傻了?张元清既心疼又怜惜,知道自己回归灵境对关雅必然造成巨大打击,但没想到她连斥候基本的警惕和敏锐都丧失了。

这样的状态,大概只能用“心如死灰”来形容。

他把手里捏着的羊皮卷收入物品栏,掀开空调被钻进被窝,从后面搂住关雅,在她耳边低声呼唤:

“关雅姐,我回来了。”

张元清的手沿着腰肢环到小腹,胸腹贴住玉背,刚抱住大龄女友温软的娇躯,怀里的关雅浑身猛地一抖,像是被吓了一跳。

她终于“醒”了,意识到自己被陌生人抱住,立刻产生激烈的应激反应。

关雅右手肘朝后砸击,左手并指如剑,刺向身后的男人。

这套发自本能的组合技,刚一发动就被身后的男人轻易化解——张元清环在她小腹的手并指如剑,刺在她柔软的肚脐眼,直接打岔了关雅的气息,让她闷哼一声,绷紧的娇躯变得绵软无力。

接着按住关雅的右肩,把她一扳,使其从侧身变成趴着。

剑指戳空,刺破棉被,击中天花板,制造出一个深深的细坑。

“关雅姐,是我是我”张元清大声说。

刚要奋力挣扎的关雅,听到他的声音,身躯陡然一僵,愣住了,半晌没动。

张元清见她不再反抗,便从她背上翻了下来,坐直身体。

关雅依旧姿态僵硬的趴在床上,但呼吸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急促,她猛地从床上弹起来,难以置信的睁大眸子,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这是她的男人。

“元,元始?”她嘴唇颤抖着,睁大了美眸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紧接着,忽然想起了什么,秋水般荡开水光的双眼骤然锐利,“止杀宫主!你伪装成元始是什么意思!”

啊?这和宫主有什么关系张元清愣了愣,旋即反应过来,明白了关雅的意思。

斥候的洞察可以看破大部分伪装,而同床共枕的男人,便是幻术师也无法瞒过关雅。

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止杀宫主披上了完美人皮,关雅是知道完美人皮功能的。

张元清没有解释,直接打开物品栏,取出紫雷锤证明自己的身份——这件与“账号绑定”的规则类道具,关雅是认识的,以张元清的性格,炼出极品道具,怎么可能不向女朋友炫耀。

关雅看了看紫雷锤,又看了看赤条条的男友,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“不,不是幻觉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不是假扮?”

“你要不信,我们可以来一发,持久度和尺寸你最清楚了。”

“伱,你,怎么活过来了”关雅心里信了大半,一边流眼泪,顺便瞄一眼男友光溜溜的下身。

目测了一下。

张元清向她讲解了母神子宫的功能、备用分身的存在,以及那天在地牢里只字不提复活的原因。

关雅终于确认恋人失而复得,她抱住眼前的男人,就像抱住了世上最珍贵的宝贝。

她放声痛哭,发泄着这段时间的绝望和悲伤,眼泪不要钱似的啪嗒啪嗒滚落。

哭的花枝乱颤。

这时,关雅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两人。

来电人是傅青阳。

张元清抢先拿起手机接听,“老大,我复活了。”

傅青阳那边没有声音,有个三四秒的沉默,这才传来钱公子平静的声音:

“我知道,魔眼已经通知我了,你先在卧室里待着,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已经复活,天黑前我会赶回松海。”

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

张元清放下手机,关雅像树袋熊似的缠他,搂的很紧,时而听听他的心跳,时而亲吻他的胸膛、嘴唇和脸颊。

大概是经历过一次痛失挚爱,她从一个宠溺小男友的大龄女友,变成了缠人的小姑娘。

温存片刻,张元清问道:

“我回归灵境期间,官方发生了什么?”

关雅摇摇头。

张元清就拿起她的手机,登录论坛,通过置顶的帖子了解到蔡家除名、兵主教进攻京城、调查部和司法部成立等一系列事件。

他只看到四个字:权利革新!

五行盟要改革了,高层权力结构的改变,会让这个本土最大的官方组织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倒也没白死一次,值了张元清感慨道:“老大终于上位了。”

然后,他侧头看着同枕的女友:

“你看看老大,为了替我报仇,灭蔡擒鹤嫡系,削九老权力,而你却在家里自闭了五六天?老大对我才是真爱啊。”

关雅哼了一下,鼻头和眼圈都是红的,但眉眼间的郁结早已散去:“你也可以上位了,辅佐你的真爱去吧。”

张元清却不作声。

下午五点半。

一阵狂风卷过傅家湾别墅,剑光遁入庭院,化作一名白衣如雪的英俊青年。

傅青阳径直进入别墅,脚步匆忙的上楼,推开书房的门,在自己奢华宽敞的书房,看见了阔别多日的下属。

张元清纳头便拜:“多谢老大复活之恩。”

这一刻,傅青阳神色恍惚了一下,旋即恢复冷静,微微颔首:

“回来就好。”

两人在会客区坐下,傅青阳没有废话,直入主题,“这几天,五行盟内部的改革,你知道了吧。”

“刚在论坛里看完。”张元清点头。

“这些都不重要,”傅青阳说:“你刚复活,有几件事必须告诉你,第一件事你的魔君传人身份,太一门高层、五行盟高层都已经知道了。”

张元清表情一僵,人傻了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我承认审判会的时候我上头了,可没说自己是魔君传人啊,怎么天下都知道了?

傅青阳沉声道:

“消息最初是从太一门传过来的,你想想,他们为什么会知道。”

张元清脸色微微沉,隐约猜到了什么,但又不敢确定。

傅青阳淡淡道:“你用万界商行兑换的是什么?”

“太阴本源碎片,魔君留在角色卡里的东西。”张元清坦白道。

傅青阳脸色不变,似乎早有预感,反而感慨道:

“日月星,如今月也快归位了,大劫将至我替你复盘过了,你的杀劫是灵拓设的局,他要的就是角色卡里的太阴本源。”

张元清不解道:“他想要太阴本源,直接杀我就是,何必多此一举,费那么多精力。”

傅青阳正色道:

“因为你只是他计划中的一环,我抿出了三条线,一是太阴本源回归灵境;二是给予五行盟重创;三是狩猎往事无痕,掠夺幻神物品,还有没有多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

“你还不知道,往事无痕回归灵境了,死于四位半神的围杀。”

张元清心有早有预感,但听到噩耗,鼻子仍是一酸,泛起悲恸的情绪。

“灵拓”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。

“高位格夜游神的布局能力确实厉害,你和总部的矛盾,和蔡擒鹤的冲突,无痕宾馆成员信息的泄露,飞机上的伏杀还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细节,都是他在暗中引导、布局。蔡擒鹤、你、无痕宾馆,三条线被他拧成了一股,关键时刻一把火点燃,引爆全局。”傅青阳一边复盘,一边感慨。

他很少逼逼叨叨说一大堆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